被“严重夸大”的BSN 与火币高度绑定 做做PR就别当真了(评论)

27日BSN开放联盟链项目全球启动仪式在京举行,并公布首批6个联盟链成员:Polkadot、Tezos、Algorand、Cosmos、Etherum、火币公链。此外,上线后具体联盟链名字以中国城市命名。

 

BSN发展联盟常务理事何亦凡曾介绍,公共链由于法律法规和监管要求以及产品定位等原因, 一直以来在中国境内的推广缺少有效的方法和渠道。BSN通过对公有链进行许可化改造,使其成为部署在BSN生态内并可接受监管的开放联盟链,是目前公有链技术进入中国,并合法合规在中国发展最直接和有效的路径。

 

如果说蚂蚁链Trusple是想用公链技术解决跨境交易中的信任问题和供应链金融问题;那BSN联盟链则是想用联盟链的方式去解决全产业跨平台数据协同的问题。

 

有一个点需要注意,此次BSN推出的是“开放联盟链”,而不是联盟链。开放联盟链 (Open Permissioned Blockchain) 是一种介于公链和联盟链之间的区块链底层框架选择。从技术角度来看,可以理解为BSN开放联盟链增加了节点的权限控制,并不是自由加入节点,但是又面向所有合法企业开放。据会议现场的公开信息,BSN开放联盟链会在今年11月中旬上线

 

BSN的名气,很大程度是因为外媒的误读所致。在外媒的笔下,这个试图以复制公链打造本土化联盟链的机构,变成了中国政府主导的、吞并全球区块链的庞大组织。事实情况自然差之千里。

 

第一,白皮书显示,BSN的发起方是国家信息中心智慧城市发展研究中心、中国移动设计院与政企客户分公司、中国银联、中移动金融科技公司以及实际的运营者北京红枣科技。

 

外媒一听国家信息中心,感觉仿佛是一个顶级的政府机构,似乎在汇集管理中国所有的“信息”。殊不知,这只是一个类似智库的机构,直属单位是发改委。在中国,加密货币由央行管理、区块链技术由工信部管理,某种程度来说,发改委并不是与这个行业最相近的政府部门。

 

如果你再仔细一看,发起方还不是国家信息中心,而是国家信息中心旗下的智慧城市发展研究中心。相当于给BSN背书的所谓政府部门,是一个和区块链没太大关系的部门旗下的智库再旗下的一个研究中心。所以将其称之为中国政府主导的组织,是完全不靠谱的。

 

第二,事实上类似BSN的组织有很多,它们的模式也大同小异,即打造所谓的区块链平台,让企业与开发者来该平台上进行区块链应用的设计。稍有实力的如蚂蚁金服、平安、微众等,就自己撰写代码,打造自己的联盟链平台;没有实力的,就直接使用海外开源公链,以所谓“进入中国”为由,复制成一个所谓的联盟链。我们看到类似的还有工信部信通院旗下的可信区块链联盟。

 

更实际一些的,则是中国人民银行(央行)贸易金融区块链平台,项目一期自2018年9月4日正式上线试运行后,已陆续上线“应收账款多级融资”、“对外支付税务备案表”、“国际贸易账款监管”三个应用场景。这一平台相比其他所谓的区块链整合联盟链,则要靠谱得多。BSN我们暂时没有看到任何落地的应用。

 

第三,BSN的实际运营者是一个之前行业从未听说的“红枣科技”。红枣科技成立于2014年,是一家民营公司,主业是做居民卡产品。核心落地城市是河北张家口,疑似在沈阳、信阳等地也有落地。

 

什么是居民卡,其实它不是一个实体卡,比较像地方政府推出的APP(也有实体卡),整合一些市政服务,比如社会保障、居民健康、公交、政府补贴发放、银行借记、旅游、图书馆借阅、小区门禁以及农保、少幼保查询等应用,并逐步拓展小额支付、水电气缴费、学生卡等应用。

 

这一模式基本上已经是昨日黄花,因为这些所谓的市政服务都已经被微信支付、支付宝等巨头蚕食。微信支付与支付宝为争夺政企市场发起的攻击无比迅猛,不是这种小型的民营企业可以抵挡。在这种背景下,红枣科技寻求转型,成为了BSN实际运营方,摇身一变成了区块链公司。

 

BSN的联盟成员有一些混乱。例如此前已经发布过两次联盟成员,第一批是中国联通、中国电信、人民网、火币中国等14家单位。第二批是百度、溪塔科技、民生银行、银联、链得得。如今又把一些所谓的公链项目纳入联盟,包括最近大热的波卡,有蹭热度之嫌。这些公链项目大多社区化运营,代码开源,成为成员之说不知从何谈起。如果只是将开源项目集成,并没有实际的场景,对于开发者来说又有什么价值。

 

火币看上的,自然也不会是什么落地价值,而是那些政府部门的title。中国交易所们如此操作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PR/GR,以打造更加亲近政府、“我很听话”的形象。

原创文章,作者:QKL123,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qkl12315.com/archives/7938

联系我们

邮件:bitebijiage@gmail.com